反经_百度百科
更新时间: 2019-06-11

  纪晓岚编撰的《四库全书·〈长短经〉撮要》说:“此书辨析事势,其言盖出于纵横家,故以‘长短’为名。”

  赵蕤 (ruí),字太宾,梓州盐亭人(今四川省盐亭县两河镇赵家坝人),约生于唐高显庆四年 ( 公元 659 年 ),卒于唐玄天宝元年( 公元742年)。唐代精采的取纵横家 。赵蕤和李白是唐代的“蜀中二杰”,以“赵蕤法术,李白文章”并称。

  唐赵蕤撰。孙光宪《北梦琐言)载:“蕤,梓州盐亭人。博学韬钤,长于经世。佳耦俱有现操,不该辟召。”《唐书·艺文志》亦载:“蕤,字太宾,梓州人。开元中召之不赴。”取光宪所纪略同。惟书名做《长短要术》为少异。盖一书二名也。是书皆谈王伯经权之要,成于开元四年。自序称凡六十三篇,合为十卷。《唐志》取晁公武《读书志》卷数并同。今久无刊本。

  《反经》是一千多年前唐朝人赵蕤所著。《反经》“不以成败论豪杰”,脱节了以忠奸评价汗青人物的保守定式,以成长的辩证唯物的概念对唐之前历代智谋做了一次全面的阐述和总结,实正在活泼地再现汗青事务,提示人们对任何人和事物,要“既知其一,又知其二”,不克不及“只知其正,不知其反”,实正做到识人量才、任人唯贤。

  《反经》的全体框架以盘算为经,汗青为纬,交织纵横,蔚然成章,加上译注者深挚的古今汉语功底,使《反经》行文有如流水、通俗易懂。书中所引的前代著作经史子集几乎无所不包,所引书目中更有今已散佚的著作,如《玉钤经》、吴人张微的《墨记》等。《反经》集学、盘算学、人才学、社会学为一体,以振聋发聩的商论和令人警励的汗青教训,为现实糊口中的思惟家、家、军事家和实业家供给了行之有效的盘算兵器并展示了无限朝气。书中充满了富于洞察力且适用的,深切浅出、言简意赅、。《反经》这本书兼具了文学、史料、镜鉴三廉价值。

  《反经》是一本适用性韬略奇书,由唐代赵蕤所著。它以唐以前的汗青为论证素材,集诸子百家学说于一体,融合儒、道、兵、法、、农等诸家思惟,所讲内容涉及、交际、军事等各类范畴,而且还能独树一帜,构成一部逻辑系统严密、涵盖文韬武略的盘算全书。为历代有政绩的帝王将相所共悉,被卑奉为小《资治通鉴》,是丰硕、深挚的保守文化中的瑰宝。

  史有《资治通鉴》,人所共知。但很多人不晓得,唐宋以来,有两本书历来做为带领者教育必修的参考书:一本是被历代君臣推崇的从反面讲盘算的《资治通鉴》;而另一本即不为人熟知的《反经》。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存正在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王土祯《居易录》记徐乾学尝得宋椠于临清。此本前有“傅是楼”一印,又有“健庵珍藏图书”一印,后有“乾学”一印。每卷之未皆题“杭州净戒院新印”七字。犹南宋旧刻,盖即士祯所言之本。然仅存九卷。未有洪武西已沈新平易近《跋》称其“第十卷载家本阙,今存者六十四篇”。(案此《跋》全剿用晁公武之言,疑书贾伪托。)是佚其一卷而反多一篇,取蕤《序》六十三篇之数不合。然勘验所存,实为篇六十有四。疑蕤《序》或传写之误也。第一卷八篇,题曰“文上”;第三卷四篇,题曰“文下”;第二卷四篇,则有子目而无总题。以例推之,当脱“文中”二字。第四卷一篇,题曰“霸纪上”;第五卷一篇,论七雄之事,题曰“霸纪中”;第六卷一篇,论三国之事,亦无总题。以例推之,当脱“霸纪下”三字;第七卷二篇,题曰“权议”;第八卷十九篇,题曰“杂说”;第九卷二十四篇,题曰“”。其第十卷所谓“”者,则今不成考。篇中注文颇详,多引古书。盖即蕤所自做。注首或标以“议曰”二字,或亦不标。编制纷歧,亦未详其故也。刘向序《和国策》,称或题曰“长短”。此书辨析事势,其言盖出于纵横家,故以“长短”为名。虽因时制变,不免为事功之学。而大旨从于适用,非策士诡谲之谋,其言固不悖于儒者。其文格亦颇近荀悦《申鉴》、刘邵《人物志》,犹有魏晋之遗。唐人著作,世远渐稀。虽佚十分之一,固当全璧视之矣。

  读《反经》,以古为镜,慎察既往,以戒今失。春风满意时不会满意忘形,乐极生悲。穷途末处也许恰是柳暗花明时,得失之间,安然淡定。